怀有身孕的雌性在这一天,不知什么原因,全都开始临盆。

星野听闻后,让之前的巫医一起出来帮忙。

到达外沿的时候,绫清玄正在去往另一处洞穴。

“阿绫!”

男人的眼前忽然恍惚一瞬,他按住脑袋,双腿差点撑不住。

这是怎么回事?

小姑娘霎时出现在他面前。

“星野?”绫清玄扶上他的额,发现他正在发烧。

“我没事。”星野甩了甩头,“这边情况如何?”

生产接连不断,明明不是预产期,雌性也提前落下孩子,绫清玄根本不能停下脚步。

当巫医们和几个雌性帮忙的时候,她才有空闲时间。

“没事,先把药喝了,派人去看着那些已生产的雌性。”

像个孩子一样

绫清玄将药丸递给他,“别担心我,我去另一边看看。”

迅速捏完脸之后,绫清玄朝主系统洞穴那赶去。

星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直接将药吞下。

“首领!”紫萝带着兽人过来汇报,“深处也有雌性开始生产了。”

他们不可能只顾着一边,星野只好带着人分批帮忙。

途中,星野脖上一疼,他撑在一旁。

朝后望去,只能看见紫萝收手的动作。

大意了。

他朝地上倒去。

紫萝朝前,将他扶起,念着他的名字,“星野……”

“其他人皆与我无关,我只要除掉她就好。”

除掉……谁?

星野的脑海被眩晕支配,意识一黑,晕了过去。

……

不大的洞穴中,主系统盘坐在床上,而木芪则双目无神的蹲在角落。

让一个炮灰管束着自己,不如抽去她的自我意识。

“滚出去。”这已经不知道是主系统第几次说这种话了,可木芪就跟没听见一样,待在原地不动。

主系统望着木芪头顶上那浅金色的光晕,心中烦躁。

若不是用她来挡住大人,他的光环能量也不会被她吸收走。

正想着,门上传来砰声,黑色的气息窜了进来。

主系统面上微惊,还未反应,便见木芪用身体挡住了那黑色气息。

那黑色与浅金色相撞,化为虚无。

门后随之而来的,是绫清玄。

小姑娘抬剑却没质问。

刚刚她也看见了,那黑色能量并不属于主系统,而且他们也想攻击主系统。

“大人。”主系统倒是很高兴能见到她。

“可知那是什么?”

绫清玄可不会跟它叙旧。

主系统微微抿唇,闭口不言。

【宿主,抓来一个让我吞下试试。】

好。

绫清玄侧眸见木芪那模样,眼眸微眯,一剑将主系统钉在岩壁上,“她怎么回事?”

灵剑刺入身体中,禁锢住了他的行动。

“我可没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主系统笑了一声,“大人,您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处理吧。”

有灵剑在这镇着他,绫清玄暂可放心。

只是木芪……

【宿主,没事的,她有女主光环,死不了,只是暂时没有意识。】

绫清玄便转身去给zz找那四窜的黑色气息。

“呼……”

被灵剑和绫清玄灵气压着,主系统的身体已经开始崩解。

就算现在离开这个位面,也没什么,毕竟他在这个位面里布的局,已经完成。

他制造出的这些困难,最后都会拆散大人和那人类孩子。

他们永远都不会在一起的。

主系统沉浸在自己的计划中,眼前一道身影靠近。

素手按在剑柄上,主系统抬眸,瞧见木芪那张呆滞却单纯的容颜。

“做什么?”

木芪手上用力,她想拔剑,这脸上,也跟着使劲。

但灵剑坚如磐石,丝毫不动。

渐渐的,木芪脸上出现微愣神色,因为主系统身上开始出现光点。

主系统望向洞口,不知道在跟谁说话,“这些损伤,我修复后依旧能再出现在面前。”

冰凉的手突然贴在了主系统的脸上,他眼眸微闪,瞧向木芪。

这炮灰,到底想干嘛。

他还在从数据库里导出她的意图时,木芪朝他贴近,另只手,环住了他的腰。

两人保持着拥抱的姿势。

主系统好似感受到了她的体温,和她的心跳声。

木芪没有再变换姿势,她闭着眼,静静的陪伴。

主系统突然不知该说什么。

光点增加,掐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主系统最后看了木芪一眼。

女人长相并不惊艳,甚至普普通通,只能算得上清秀。

但她有一双温柔清澈的双眸,只要认认真真的盯着,就能看到水波在里缓缓流淌般。

在主系统离开这个位面的最后一刻,他对木芪说了最后两个字。

“滚开。”

光点消散,灵剑没了支撑,在空中打了个转,朝外飞去。

木芪保持着那个姿势,双眸回神。

她垂下手,奇怪的朝周围看了眼。

这是哪?

……

再一次出现的黑色能量被zz吞噬分析。

【宿主,这个……好像是世界负能量。】

许是这个位面的时间太过靠前,属于初建还很脆弱的时候,容不下这么多入侵意识,因此出现裂缝,让那些徘徊在三千世界夹缝中的负能量有机可趁。

负能量?

在绫清玄暂时恢复的记忆中,似乎还没出现这个。

但她以前掌管三千世界的时候,似乎听过。

世界由正负能量平衡运转,且正能量一直镇压着负能量,那些负能量一直都在世界夹缝中游荡。

如今负能量出现在这个位面,就已经预示着不好的未来。

【宿主,他们的目标是那些新生儿,因此才会出现在孕期雌性的周围,如果要抑制的话,只能先将位面裂缝给填补,但……】

填补是需要主神灵力的。

不由zz多说,绫清玄已明白。

该是她履行自己职责的时候了。

不远处,大象部落的巫医举着双手,和之前每每祈祷的姿势一样。

他垂眸,看向绫清玄。

灵剑也在这个时候回到绫清玄手上。

皓腕微翻,灵剑直指天空。

灵剑从剑尖射上,一丝光线带着浩瀚气势,穿破了那阴霾。

“虎……子。”

虚弱的声音从身后出现,绫清玄蹙眉,被这些能量扰乱,她竟没有察觉到身边来人。

浓厚的血腥传来,绫清玄迅速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