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什么?”

楚文熙淡然道:“他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我们郑重和小雨谈了谈,如果她坚持和张弛来往,我们会把所有的财产捐给慈善机构,不会给她留下一分钱。”

楚文熙的初衷并不是想拆散张弛和林黛雨,可林朝龙锲而不舍的调查已经取得了进展,以他的能力不难查出张弛和张家的真正关系,与其等他查出制造更大的影响,将事情变得不可收拾,还不如自己和林朝龙开诚布公地谈一谈,理智解决这件事。

林朝龙在得悉张弛是自己的骨肉之后,他是绝不可能让女儿和张弛在一起的。

无论楚文熙情愿与否,她都得继续以黄春晓的身份活下去,也必须有所妥协,有所放弃,谎言是目前最现实最妥善的借口,也唯有如此才能让这两个年轻人彻底放弃。

萧九九不解道:“钱真得那么重要吗?都什么时代了,为什么你们还要有门户之见,为什么你们非得要拆散他们?”

她对林黛雨虽然不了解,可是她并不相信林黛雨会这么看重金钱,如果她真是这样的人,为什么当初会不顾家庭阻力选择和张弛在一起?

楚文熙望着萧九九,这是个善良的女孩,她由衷地为儿子感到高兴,她意味深长道:“听到他们分手的消息,你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萧九九道:“阿姨,我想您误会了,我和张弛只是普通的朋友,就算他和林黛雨分手,我们也不可能走到一起。”她将楚文熙给自己戴上的手镯取下,轻轻放在楚文熙的面前。

楚文熙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怎么向张弛解释,所以我想你帮帮我。”她伸出手握住萧九九柔嫩的手,重新将镯子给她戴上,叹了口气道:“我不想他因为这件事消沉下去。”

萧九九道:“阿姨,我很感谢您能够这样信任我,可我觉得在这件事上您不要担心,张弛是个坚强乐观的人,他内心非常强大,不可能消沉下去,如果您真得关心他,为什么不帮助他和林黛雨?”

楚文熙掏出一封信交到萧九九的手中:“九九,您是个好孩子,我也非常喜欢你,我知道你是真得关心张弛,这封信你帮我转交给他,所有的解释都在信里。”

娇嫩少女白嫩肌肤引诱人

萧九九点了点头,开始担心这件事会给张弛带去的打击。

下午的时候雪突然大了起来,张弛让方大航准备了火锅,给李跃进正式接风,准备开席的时候,米小白打来了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米小白焦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张弛,你跟林黛雨怎么了?”

张弛道:“没怎么啊?好好的。”米小白这妮子就喜欢多管闲事。

“不可能,好好的她为什么要去欧洲留学?”

张弛愣了一下,心说米小白哪来的小道消息,此前林黛雨的父母倒是想送她去欧洲留学,可林黛雨没答应,就算她决定去肯定也得跟自己先商量。

米小白道:“你还不信,她在宿舍收拾东西呢,已经准备走了。”

张弛的第一反应就是米小白又不知想什么坏主意坑自己。

米小白道:“你爱信不信,反正我跟你说了,我还以为你们闹别扭了呢。”她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弛想了想还是给林黛雨打了个电话,居然手机停机了,张大仙人这下觉得有些不妙了,他赶紧跨上摩托车往学校赶去,甚至没顾得上跟李跃进他们打招呼。

方大航听到摩托车的声音,跟出来问道:“哪儿去啊?马上就开饭了。”

张弛骑着摩托车已经一溜烟消失在街道远处,方大航大声道:“下雪了,骑车慢点儿。”

张弛还没有进入水木校园,就看到一辆黑色的阿尔法从里面驶出,他认得是林朝龙的车,此前马东海曾经开车过来接过他们,张弛赶紧调转方向追了上去。

车内马东海从反光镜内也看到了从后方骑车追来的张弛,提醒坐在后面的林黛雨道:“小雨,张弛追来了。”

林黛雨一身黑衣戴着墨镜,失去血色的俏脸异常苍白,她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右手的拇指用力掐着掌心,指甲已经将掌心掐出了血痕,直到现在,她都无法接受父母亲口告诉她的残酷故事,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一向尊重的母亲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自己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马东海以为她没有听到,又提醒道:“他追上来了。”

张弛骑着摩托车已经和阿尔法并行,他看不到车内的林黛雨,只能冲着车窗大声吼叫道:“小雨,你给我下车!”

林黛雨道:“甩开他!”

马东海抬头看了看前方,路口是红灯,他摇了摇头,深踩了一脚油门直接闯了过去。

张弛也紧跟着冲了过去,他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仅仅只是过了一天,到底林朝龙给林黛雨说了什么?让她改变了初衷,毅然决然地选择去欧洲留学。

林黛雨紧紧闭着双

目,她想要控制泪水,提醒自己一定要坚强。

马东海在前方的路口拐弯,紧跟着拐弯的张弛由于这个弯拐得太急,他的驾驶技术本来就不熟练,连人带车在落雪的地面摔倒。

林黛雨忍不住向后方看了一眼,看到张弛倒地之后,又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然后扔下摩托车,一瘸一拐地继续追了上来。

“停车!”

马东海将车缓缓停靠在路边,打开右侧的自动门,林黛雨深深吸了一口气,她走了出去,望着雪中那个熟悉又模糊的身影,泪水忽然无可抑制地涌了出来。

张弛的身影渐渐变得清晰,虽然狼狈,可脸上仍然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小雨,走这么急啊?”从林黛雨的美眸中读到前所未有的陌生。

林黛雨道:“我决定去欧洲留学了。”

“我也去,留学并不难,最多一年,我们又会成为同学了。”张弛没有问原因,他认为应该是林黛雨迫于家庭压力所致。

林黛雨摇了摇头,看来张弛对他们之间的关系仍然一无所知,她难以启齿,以往的美好回忆已经成为了她挥之不去的噩梦,张弛伸手想要抓住她的纤手。

林黛雨突然尖叫道:“别碰我!”

周围突然静了下来,附近的路人望着这对发生冲突的年轻人,车行得很慢,人走得很慢,雪飘得很慢,落地无声,仿佛时间就快静止。

张弛抿了抿嘴唇,微笑道:“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林黛雨的改变让他无法理解。

林黛雨摇了摇头:“你没错,只是我发现我们根本不适合,一直以来只是我争强好胜,是我占有欲太强,看到一个玩具即使不喜欢也想要占为己有,张弛!是我对不起你!”她心如刀割,命运为何对自己如此残忍。母亲当年犯下的错,为何要报应在他们的身上,他们竟然是同母异父的兄妹。

张弛望着林黛雨,隔在他们之间的雪花越来越多,多到他们在这样近的距离下几乎看不清对方的容颜。

“这不是真正的理由。”

林黛雨藏在墨镜后的目光渐渐变得坚定。

“分手其实根本不需要理由!”她转过身:“你不要再来找我,我不想见到你,永远!”

张弛静静望着林黛雨上车离去,望着消失在雪中的那辆黑色商务车,直到彻底消失不见,他方才慢慢蹲了下去。

心有点痛,其实他本该表现得更洒脱一点。

雪落无声,可这种无声的寂寥最是让人落寞,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看到得都是一张张陌生的路人面孔。

张弛忽然感觉属于自己的人间温暖突然就失去了,他扶起了仍然躺在雪地上轰鸣的机车,心中产生了一个再次追上去问个究竟的想法,可当他想到林黛雨毅然决然离去的背影,终于还是放弃了。

就算是隔着落雪,他仍然能够感到林黛雨深深的悲伤,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方大航。

方大航接连打了六个电话之后,张弛总算接通了电话。

“张弛,你干什么去了?都特么等你呢!”

张弛有气无力道:“你们先开始,我想一个人静静。”

方大航还想说什么,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张弛有种突然被抽空了力气的感觉,他将摩托车停在路边,靠在摩托车上,仔细回想着刚才的一幕,他不相信林黛雨的理由。

分手其实根本不需要理由,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理由。

手机又响了起来,张弛本以为还是方大航,可看了看号码居然是萧九九,这种时候他不想接任何人的电话。

手机执着地响了好多次,萧九九在这方面的偏执张弛早已领教过,不过今天他不想迁就任何人。

手机总算消停了,不过没多久张弛就收到了萧九九的信息——如果我从这里跳下去,你会怎么做?

张弛的内心忽然有些紧张了,他想起那晚萧九九站在天桥上悲伤绝望的目光,也许她只是故技重施,可张弛终究还是无法对这条信息选择漠视,跨上摩托车,凭着记忆来到那天他和萧九九一起跳舞的天桥。

远远的看到雪中那红色天桥上白色的身影,虽然相隔遥远,隔着纷飞的雪有些模糊,可张弛仍然判断出那就是萧九九,他将车停在天桥下,大踏步向天桥上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