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何不可。

王陵轻言淡写。似乎这事情,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个十分容易的事情而已。

李亚荣见自己的相公真的是要让各自撤兵。心中却认为,这事情,并没有那么容易。

各部不惜一切的,好不容易的才在那边有了一点起色,调动了大规模兵力过去。然而自己的相公却是希望他们将兵力撤离出来。

这恐怕,并非是一个容易的事情。

“要做好准备吧,我想这事情,并不容易。”

对于李亚荣的提醒,王陵只是将香烟点燃抽了一口道;“我倒要看看,到时候谁跟我唱反调。

霍尔城。是一个沿海城市。

这里控制着进入这个漫长狭长的海湾,是奥匈的一个重要防御地点。

两边山林当中林立的炮台,控制着海面。

交差部署的炮台,足够将任何敢于进犯这里的舰船炸的尸骨无存。

整个炮台的火炮,是利用楚军火炮所研制的230毫米岸防炮。

白嫩如玉网球美女图片

这种火炮射速快,火力猛。三年前交托给了奥匈,第一时间,这些火炮部岸防在了这。

舰桥上的王陵用望远镜观察着两边林立的炮台。

在他身后,是奥匈的两艘战列舰陪同。

“那是我们研制的火炮吧?”王陵指了下这次跟随自己一同出来的张庆和李亚荣。

李亚荣看了下嗯了声;“是的。那的确是我们研制的火炮,230毫米的岸防炮。”

王陵哦了声不在问这个问题,而是询问其他人是否已经到达。

听说已经在昨天抵达,王陵很满意的道;“既然到了,今天休息,明天,我们就开始召开会议吧。”

这次来的,都是各部的时机领导人。

作为东道主,奥匈皇帝自然亲自到场,将会议的地方,安排在霍尔最好的大饭店中。

这个大饭店处于海边,从这里看过去,能够见到远处威风的炮台。

不管有意无意的,这都是有秀肌肉的嫌疑。

然而王陵并不在意。

他的秀肌肉,对于自己而言。造不成什么影响。自己和他的关系一直就不错,现在是这样,今后也是这样,双方当前展开的合作,一点也不比威廉少。

王陵也算是第一次和这么多人打交道。或者是碰面。

也就是他最为年轻了,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但是在场的,就没有谁比他更加年轻。

作为倡议者和这次的调节,王陵自然而然的是坐在了主位上,而贝尔福、威廉、尼古拉却是根据各自的实际力量来安排座位。

看着这里的一群人,加起来拥有数千万军队的掌控,王陵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大家都相互之间认识了,在场的, 有跟我干过架的,有的还跟我干过好几次,我知道你们心中巴不得我死。”

这是一种玩笑,也是事实。

在场的,恐怕除了戴高和奥匈皇帝外,其余的人,的确是有这么一个想法。

只是这。只能在心中想一想,却不能说出来。

尴尬不失去礼貌的笑容。王陵将茶杯放下 后道;“这次我不管大家心中怎么想,我是带着诚意来的。金刚我租借给你们的本意,是给予大家一个相互了解各自文化的地方,而不是让你们磨刀霍霍的地方。”

啊呸……

坐在旁边的贝尔福听到这。恶心的想要呕吐。

这王陵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可真不是盖的。

他如果真的这么想,当时怎么不免费的拿出来,却是要收取高价,说什么了解文化,其实还不是想让那边混乱不堪。

如今他的目的达到了,却来这里装圣母婊给谁看呢。

用眼光看了下周围,似乎每一个人的眼神中,透露出来的都是不屑。

眼看众人反应,他心中也好受多了,起码王陵说的鬼话,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去相信。

王陵自然明白,自己的话其实是没有多少人相信,不过这无所谓。自己脸皮厚,不会在意这些诶。

“这一年多来,各自都在往那边增加兵力,我就不明白了,在比较个什么,一个个的增兵,又不敢动手,有本事就打一场,没有本事,就将兵力扯出来,别在那边大眼瞪小眼的天天装逼,累不累。”

直接就提出撤兵,而且还是用这样的方式。

贝尔福都有些惊讶,他本以为,这王陵一定会说出一番大道理,可是,他一个都没有听到。而是用最为简单粗暴的方式。

要么打,要么撤。

只有两个选择。

如此狂妄的就让众人做出选择,这哪里是调停,摆明就是来施压的。

而且你是必须要接受一个。

“我反对。”威廉第一个当了出头鸟。

反对?

王陵微微将眼光看向了威廉,示意他说下去,反对的理由是什么。

既然是来调停的,还是要装一装样子,别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

大概意思他是听出来了。

威廉不想撤兵,是他需要用那些兵力来维持治安并且让其这些兵力加强对于那边的开发。

这话更是没有人能够相信,他的领地中是有金刚百姓的,而且人数不少,这种发展的事情,交托给他们就行,从来没有听说过大军去进行建设的。

建设什么,是去挖土。还是盖房子。

“威廉,你这话站不住脚哦。”王陵伸出手指了下。

威廉却是闭口不言,反正他就是这个态度。

贝尔福不开口。

他其实心中很想撤离兵力,但是,这威廉不撤离,自己也不敢,若果自己撤离,他不撤离,那自己不是找了麻烦。

咳咳……

寂静的会议室始终让人感觉到尴尬。

王陵轻微敲打桌面,这是他的习惯,他在这个会议室来回寻找了一圈后最终将目光看向了戴高,总是要有人站出来第一个表态对自己进行支持。

王陵的眼神让戴高大概也明白了什么意思。

其实他的兵力撤离和不撤离没有多少关系,他在那边本来就还有自己的殖民地,不过是将自己的兵力撤回另外一个地方而已。

因此对于他的危害,不是很大。他拨弄着手中的钢笔对着王陵点了点头起身道;“我到是赞同王将军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