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没有灯,还是靠二人手机电筒才看到,前面都是不知名的红色花朵,有好大一片。

“御辰哥哥,可惜天黑了,明天我们带专业相机过来拍吧?”韩夕颜道。

“好。”他似乎想到什么,于是,打开他的手机电筒,放在了一个位置。然后,拉着韩夕颜坐在了花丛中。

“小可爱,把你手机给我。”

傅御辰拿韩夕颜的手机,打开相机,试了一下角度,点了拍照。

连续拍了几张后,他这才过去,将手机给她:“喜欢吗?”

画面里,周围都是漆黑,而她和那片红色的花在中央,仿佛绽放在黑色里的玫瑰,神秘优雅。

“好喜欢!”韩夕颜激动道:“好像大片啊!御辰哥哥,你好棒!”

他伸臂抱住向自己投怀送抱的女孩,低头,吻住她的唇。

她开心地回应着他,却不料,这么一吻就失了控,两人渐渐越吻越深。

耳鬓厮磨,在这静谧的夜里,所有的感官都被放大,温度也越升越高。

韩夕颜只穿了一条棉质短裙,此刻,在相吻中,她的裙摆已经被撩开,傅御辰的手掌滑入,在她的身上游.走点火,所过之处,让她浑身都软了下来。

粉面桃腮海边吹风少女高清图片

胸.前的丰.满被他揉捏着,女孩初经人事的皮肤逐渐变成了粉色,娇嫩战栗着。

他将她抱起来,托住她的身体,用力抵了进去。

她的身体被胀满,大口吸气,整个人完挂在了她的身上。

夜,更深了,只有身体撞击和摩.擦的声音。

她羞怯着、懊恼着,却又无法自拔地沉溺着他带给她的快感,致命刻骨,难以言喻。

似乎觉得这样不够尽兴,傅御辰脱掉T恤,垫在了草地上,然后,又压了下去。

他的手机电筒还没关,有明亮的光线照过来,因为周围都是红色的花朵,印得紧密相连的两人都被镀上了一层迷离的彤色。

他的眸色深不见底,好似旋涡磁石,深深地吸着她,引导着她和他一起沉.沦、疯狂。

她的身体都被汗水打湿,因此他每动一下,两人之间似乎都有水泽撞击声,她用力一边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随着他的节拍叫喊。

到了后面,她几乎撑不下去,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体力,只得低低地求饶。

他却故意放慢节奏,磨着她,借着电筒的光看身下的她又是羞涩又是绽放的模样。

直到,她再次被他推上了云端,身体不自觉地痉挛,脑海里一片空白,心底却仿佛有瑰丽的烟花盛开。

他被她蓦然的收紧刺激得也无法控制,终于释放。

低喘着,颤.抖着,抱紧她,许久都没动。

直到身体的亢奋开始消退,他才从她身体里出来,低头又吻住了她,热切的样子,好似着了魔。

她已经无力去躲闪或者做什么,只能将她的身体完交给他。

他要什么,她给什么。

做也好,吻也好,都给他。

他深深地拥住她,声音沙哑,带着激动的颤.抖:“老婆,我爱你。”

她的眼底涌起泪水,却闪耀着幸福的光。

而就在这时,远处有动静传来。

只听一道女声道:“洛寒哥,那边怎么有光?”

然后,夜洛寒道:“估计岛上安的灯吧。”

“嗯,我们过去看看吧!”霍静染道:“小灯现在估计睡了吧?现在天天闹着要去言戈家看仪倾,你说说,你小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

夜洛寒马上澄清:“小时候,我的身边只有你一个女孩,我也没和别的女生玩过。”

她轻轻地哼了一声,继续往前。

那边,韩夕颜整个汗毛都竖起来了。

她的小内内呢?怎么办,找不到了,呜呜……

还有她的内.衣扣子,怎么半天扣不好?糟了糟了!

旁边,傅御辰递过去一条小内内,韩夕颜连忙穿上,可是,又穿反了!

她着急地连忙换了一面,突然,灯光灭了。

傅御辰此刻已经关了手机的电筒,然后,抱起韩夕颜,将地上的T恤一把捡了起来。

他动作又快又轻,抱着她就往花丛深处撤离。

韩夕颜根本不敢说话,紧紧环住傅御辰的脖颈,靠在他没穿上衣的怀里,就差屏住呼吸了。

果然,霍静染一见亮光没了,就困惑了:“洛寒哥,灯怎么灭了?”

她曾经在黑暗里生活过十年,失去视觉的时候,听觉已经被锻炼得很是灵敏。

所以,即使傅御辰动作很轻,她还是听出了有什么不对。

她的脚步蓦然顿住,浑身汗毛猛地就竖起来了:“有人!”

夜洛寒听觉没那么好,但是,一听霍静染这么说,马上就上前一步,一把将她护在怀里,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往前照去!

傅御辰想死的心都有了,简直恨不得和夜洛寒打一架。

他抱着韩夕颜,身子往下一滚,顿时,便滚入了花丛里。

这片花海好在够深,叶子也不扎人,二人躺在里面,如果不凑近了,根本看不到。

所以,夜洛寒的手机照了一圈,也没看见异样,于是对怀里的霍静染道:“小染,没有东西。”

霍静染也看了,没看到什么,所以,也以为自己是草木皆兵了,于是放下心来。

不过这么一看,这里都是红色的花朵,层层叠叠很是漂亮。女孩子都爱花,她也不由跑过去,蹲下来,借着光看。

“没想到岛上还有这么一片地方,我明天要过来看看!”霍静染道:“这个花的花瓣很特别,我突然想到了明年春季主打服装的纹饰!”

夜洛寒走到她的身边,蹲下来,摘了一朵花别在她的头发里:“那我明天再陪你过来。”

“嗯。”霍静染点头,刚刚要直起身子,就看到了一张放大了的脸。

“洛寒哥——”她未说完的话,倏然被他封入了口中。

此刻,夜洛寒脑海里、思绪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面前的女人,刚刚抬眼时候,瞳孔里跳动的光亮。

那是他漂泊半生,的动力和牵绊啊!

他扣紧她,用力地吻着。

她因为之前只是半蹲,所以,他这么一拉,她便失去重心,跌入了他的怀里。

他往后一倒,唇.瓣只是短暂地离开了她,随即,便又马上印了上去。

她先前松松挽着的长发散开,那朵红花落在了乌黑的发间,肆意而热烈地绽放着。

他抱紧她的力道越来越大,恨不得将她融入骨血。

远处花丛深处,傅御辰一直注意着另一边的动静。

因此,当霍静染和夜洛寒突然不说话了,他便一下子警觉了。

再仔细听,似乎有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音,在静谧的夜里,有种让人脸红心跳的魔力。

不用想,他几乎都能猜到二人要做啥。

只觉得脑袋有些充血,心头莫名窝着火,却又哭笑不得无可奈何。

甚至,他还得庆幸,二人来的时候,他和韩夕颜已经结束了,否则……

那个假设,他还真不敢继续想下去。

傅御辰低声在韩夕颜耳畔说了一句话,然后松开她,快速地将T恤穿好。

虽然现在他们安了,可是,他可不想看免费的大片直播,尤其是,把他老婆教坏了怎么办?

他起身,一把将韩夕颜抱起来,往远离夜洛寒二人的方向快步走。

花丛里的两人吻得投入,所以,傅御辰的脚步并没有被察觉到任何动静,直到,远处的两人越走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小染。”夜洛寒低喘着,捧起霍静染的脸。

“嗯?”她的声音好似呢喃。

“突然想到了好多年前。”他的手滑入她细腻的肌肤:“还记得吗,我刚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我们在草地里……”

她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那应该是他们第一次亲密接触吧?

当时,他们一起庆祝,都喝了酒,本来是去公园玩的,不知道怎么的,就吻在了一起。

那会儿那个公园还在闭园期间,因为他们是霍家的,才放了他们进去,所以,里面根本没人。

年少啊,十八九岁的他,血气方刚,又喝了酒。明明之前两人什么关系都没挑明的,但是,他一直都喜欢她,看她一直冲他笑,双唇翕张不停地说着,于是,忍不住便吻了上去。

她明显是吓到了,不过,因为酒精作用,反应慢了半拍,胆子却大了。

所以,他吻她,她没躲,还回吻了他。

于是,几乎是一点即燃,两人本来是初吻,却直接上演成了热吻,笨拙又原始,沉溺得心跳狂乱。

最后,便一起倒在了草地上。

接着,她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他的唇.瓣每过一处,她的身子就燃上一分,整个人又热又烫,偏偏无力柔.软得紧。

理智呀,矜持呀,都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只是躺在那里,任他欺凌又膜拜一般,席卷她每一寸肌肤。

便是在他这样的吻里,她发现自己的衣服都不见了,这时候才开始怕,有些想哭,可是,好像隐隐又有些期待。

直到,他也除掉了他身上的衣服,压了下来。

那是她第一次看他的身体,完完整整。

*作者的话:

哎呀,排队吃肉的宝宝们,稍安勿躁,都有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