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澄这回是真的要哭了!

他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被人讹诈的苦不堪言!

白默进了医院,光是身体各个器官和肢体的检查,就花了一万多。是哪种检查仪器贵就上哪种。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白默不满人民医院的医疗条件和医疗环境,愣是转去了一所有资质且跟白家有商业关系的私人医疗机构。只是一个晚上的病房住宿费,就高达两千多。

舞蹈培训中心先垫支了两万块后,便不再拿钱出来。也不敢再拿钱出来了。

袁朵朵上身的积蓄并不多,而且白默给她的那一千万的资金,也被她买了短期的保本理财,不到期根本是无法取出来的那种。

刚刚工作的艾澄,部家当才一千多块,每个月就等着那点儿微薄的薪水过日子。

用封行朗的话说:艾澄最缺的,就是金钱和权势地位!

白默报了警。而且还让警方暂时叫停了舞蹈培训中心的对外营业。

警方调取了练舞房的监控录像。

还得感谢严邦教白默的是‘十字固’,而不是攻击性的其它必杀技。

白雪皑皑雪景美女美丽动人户外照

换衣间是没有监控录像的。只有练舞房里才会有。

也就是说,白默刚开始暴打艾澄的那段警方是看不到的;能看到的只是练舞房里的后半段。

但艾澄和白默扭打到练舞房外面的时候,当时的白默已经是精疲力尽了。虽说临时抱佛脚练习了两个晚上,但他的体质远没有艾澄来得有耐力。

当时白默所用的‘十字固’,被警方定性为了不具备反抗能力下的自我防卫;

而骑匐在白默身上的艾澄,被警方定性为了极具攻击性的殴打对方。

这是警方在不偏袒白默的情况下做出的定性!

在不偏袒白默的情况下,白默都已经能够占理了,更别说后面的偏袒处理了。

警方随后便控制了艾澄,并通知了艾澄的家长。

艾澄父母只是申城再普通不过的工人。一听说儿子把人打伤了,而且还被警方给控制了,当时就吓得有些六神无主,一个劲儿的哀求警方不要拘留儿子艾澄,愿意接受赔偿和调解。

赔偿肯定是要赔偿的,且又能让姓艾的吃一个星期的牢饭也是白默所需要的。所以白默一开口就是一百万!

按照白默当时的心情,十个亿他都能张得开口;关键看到艾澄父母那太过朴素的穿着,他便善心了一回,改成了一百万。

一百万对白默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但对于艾澄一家,却是天文数字。

“白默,你是故意的……你故意要讹我是不是?”

艾澄这才意识到,袁朵朵的前夫真的是个以讹生利的奸诈之人!

白默上扬着眉眼,那模样无疑是在挑衅艾澄:老子就讹你,你能怎么着?来咬我啊!

可白默有时候冷静起来,还是挺怕人。

“我白默几百亿的身价,会讹你这仨瓜俩枣?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行为,那咱们就用不着赔偿调解了!乖乖吃你的牢饭去吧!”

“白默,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老子就算吃一辈子的牢饭,你也别想从我身上讹到一分钱!”

看到上窜下跳,又骂又叫的艾澄,白默心里那叫一个舒坦。

‘啪’,一记耳光重重的抽打在艾澄的脸颊上。打艾澄的是他父亲。才年过半百,却沧桑老态。

看到艾澄挨了打,白默原本是应该欢呼雀跃的,可他却莫名的堵心了起来。

调解失败后,警方便带着艾澄离开了;白默没有接受艾澄父母提出的单独见面。

“白默,你真要讹人家啊?你看人家父母都苦成什么样了?你还好意思讹人家吗?”

袁朵朵当时的心情很复杂:一边担心白默是不是真被艾澄给打伤了;一边又愤愤不平于白默这么讹诈艾澄。

“我头疼!请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