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这一声惊呼,很多人也顾不得看热闹,纷纷的跑向了四号房间。

孙云梦脸色大变,也快速的冲了进去, 只是她的眼神中却带着不可思议。

华家二长老皱起了眉头,他看向了监控画面,似乎陷入了沉思中。

四号房间内,病人的血压心跳都没有了反应,整个人处在假死的状态,当然,如果这种情况不能尽快抢救的话,就会真的死亡了。

叶清流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孙云梦的治疗情况,发现并没有什么错误的地方,可为什么病人会这样呢?

犹豫了一下,他看向了身后的那十一名评委,这些人都是医术精湛的元老级人物,他们也露出了沉思,显然对于这种情况,有些不太明白。

孙云梦也是如此,她怔怔的看着病人,嘴里含糊的说道,“不可能的啊,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已经控制了他的病情。”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小声的说道,“刚刚李天说要用针刺入膏肓区域!”

“胡说八道,这种情况,根本就不能在膏肓区域施针。”

马上就有人反驳了起来,而且还很气愤的样子。

“那说怎么救治?倒是给个意见啊?”

那个人有些不服气,质问了起来。

海边的风

一时间,几十名医者竟然束手无策。

其实这也是正常的,本来这些病人就已经是危重病人,是外面的那些医院被断定“等死”的病患。如果要是来到这里就能够治好的话,那也太夸张了一点。

叶清流看向了孙云梦,毕竟这是她治疗的病人。

“可有继续治疗的办法?”

孙云梦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纠结,点头说道,“我可以再试一下。”

说着,她拿起银针,又刺入了几个穴位,但是病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叶清流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可以判定病人死亡了。

可他想到了之前李天说的话,有些不太死心。

“银针给我!”

他说完之后,手里拿起银针,对着膏肓区域就刺入了进去。

“不可……”

有人想要提醒,但是却明显晚了一步。

银针刺入,病人的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和痉挛的样子有点像。

“叶会长,那小儿胡说八道,竟然也相信……”

之前明确反对的那个人叹了口气,明显不满意的说道。

但就在这个时候,监控的机器却是有了声音。

“恢复心跳和血压了,虽然还不稳定。”

有人吃惊的说道。

这里的医者都露出了惊骇的表情,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之前反对的那个医者呆住了,他盯住了那缓缓恢复的心率和血压,喃喃的说道, “怎么可能?”

不仅仅是他,之前救治了病人的孙云梦也陷入了呆滞。

又过了几分钟,病人的数据竟然稳定了下来,一切显示正常,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病人竟然睁开眼睛,开口说话了。

“谢谢各位医生,我觉得刚刚好像做了一个梦,现在感觉好多了。”

这一声谢谢,让在场的人无比汗颜,如果要是他们救治的,倒是很喜欢这种感激的话语,但却不是他们救治的啊,而且在之前的时候,这些人已经打算放弃了。

叶清流脸上露出了笑意,能够救治一名病人,是一件好事情,值得高兴。

会议室中,李天看向了华家二长老,冷淡的问道,“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我什么时候不让走了?爱走不走,跟我什么关系?”

华家二长老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

“刚刚明明是不让门主离开的。”

边上的巫灵儿看不下去了,这个老头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听错了,我没有说过那种话,再说了,即便我说了,那也是刚才不能走,也许一秒之后,们就可以走了。”

华家二长老就像是个无赖一样,说完之后,直接坐了下来,还闭上了眼睛。

李天冷笑了一声,并没有在意这些。

“走吧,这里有些无聊了。”

可惜的是,他还是没有走出去,因为孙云梦竟然从四号房间跑了出来,直接抓住了他。

“李天,是不是用了什么手段,故意陷害我,让我输掉比赛的?”

“技不如人还不承认,这是人品问题了。孙云梦是吧,不适合做医者。”

李天看着愤怒的孙云梦,淡淡的说道。

此刻,叶清流带着大家已经出来了,身后的那十一名评委,分别去了另外三个房间,而他则是来到了李天这边。

“李门主,敢问一下,怎么知道病人会发生危险,并且要刺入膏肓区域才可以治疗?”

这个疑问,也是所有人的疑问。

其实孙云梦的说法,也是很多人所能想到的。

刚刚李天表现的太突然了,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这一切的话,又怎么可能知道病人的情况?

“也怀疑我做了手脚吗?”

李天冷着脸,盯住了叶清流。

“不不不,李门主误会了,我只是不明白,李门主为什么能够看得出来?”

“对啊!李门主,这个要说清楚,也让大家明白明白!”

“李门主,没有进去过四号房间,是通过什么手段知道病人情况的呢?”

叶清流说完之后,无数的问题像是潮水一般的涌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李天说清楚怎么回事?

“们不是我鬼医门的弟子,我为什么要说出来?”

李天冷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

这些人表情一滞,露出了尴尬。

但还是有些人不甘心,看着李天说道,“李门主,难道就不想着分享一下吗?万一要是再有类似的病人,我们也知道怎么治疗,这可是治病救人啊!”

“是啊,李门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样做,就是不想救治更多的人!”

“李门主,刚刚还说什么不配做医者,现在的行为,不也是不配做医者吗?”

周围人开始对李天进行言语攻击,甚至还上升到了医德上面,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要知道李天为什么会知道病人会有危险。

“放屁!现在开始道德绑架了是不是?病人情况不一样,救治方式能一样吗?李天就算是说了,难道们就不用脑子想,直接用这种方法吗?那是害人!”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华家二长老站了起来,怒声骂道。